国际经济观察|美国经济技术性衰退风险上升

文章正文
2022-11-04 14:28

  美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上周再度创下新高,而同期美国失业率却维持在较低水平。两项关键数据指向截然不同的经济前景,美国经济是朝着衰退而去,还是实现“软着陆”呢?

  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6月份美国CPI同比增长9.1%,涨幅达到1981年11月份以来最大值。这迅速推升了市场对美联储在7月份货币政策会议上加息75个基点的预期,对美国经济出现衰退的担忧也不断加剧。有机构预计,美国经济在一季度按年率计算下降1.6%之后,二季度继续下滑的概率很大,如果连续两个季度萎缩,意味着美国经济将陷入技术性衰退。

  美国当局信誓旦旦要遏制通胀,但近期一些具体行动并未带来明显效果。就拿能源来说,6月份美国能源价格同比暴涨41.6%,是推升CPI的重要动力,成为美国遏制通胀的“拦路虎”。因此,美国正寻求推动各方增加全球市场原油供应来降低油价。然而事与愿违,上周拜登的中东之行以平淡收场。沙特仅仅宣布有能力提高石油产能而非实际产量,至于美国希望拉拢中东国家对抗伊朗、俄罗斯等国从而打压油价的意图,并没有得到各方明确回应。受此影响,国际原油价格回升。7月15日,9月份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回到100美元之上。

  看上去,美国经济正沿着“通胀导致加息,加息带来衰退”的路径发展。但由于美国失业率持续保持低位,“衰退可以避免”的观点也颇有市场。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美国6月份非农就业人口季调后增加37.2万人,远超预期值26.8万人,失业率则连续4个月保持在3.6%的低位。美联储理事克里斯托弗·沃勒上周表示,在3.6%的失业率下发生经济衰退是非常困难的。他认为,基于强劲的劳动力市场,软着陆“非常有可能”,经济衰退可以避免。

  那么,从美国看上去美好的失业率数据,能得出劳动力市场强劲的结论吗?实际情况要复杂得多。

  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6月份劳动参与率自5月份的62.3%下滑至62.2%,不及市场预期的62.4%,离疫情之前的2020年2月63.4%的水平仍有较大差距。低失业率的背后是持续多时的“招工难”。虽然美国经济界一直将“招工难”归咎于联邦失业补贴降低了就业意愿,但大多数地区失业补贴措施已经到期,真正的症结与美国社会普遍存在但讳莫如深的疫情后遗症关联度很高。

  首先,疫情的持续蔓延导致美国超过100万人口死亡、移民数量也受到影响而锐减,对劳动力供给带来明显冲击。同时,疫情导致许多低薪、艰苦、远距离通勤或需要高频率与人近距离接触的就业缺口迟迟无法填补。此外,大量民众感染治愈后,健康状况依然不能恢复,特别是对从事重体力劳动的蓝领阶层、低收入阶层影响更大。不仅如此,有专业机构指出,美国劳工部的报告夸大了就业增长。高盛认为,报告中的家庭调查显示,6月份就业人数减少了31.5万人,是疫情暴发以来第二大单月降幅,仅次于今年4月份减少的35.3万人,“实际上美国的劳动力市场正在降温”。

  如此看来,美国经济是衰退还是“软着陆”,答案呼之欲出。然而,美国冒着衰退风险也要激进加息,真正目的是什么?这将给世界带来什么?

  对美国来说,修补因货币超发而受损的美元信用恐怕更加急切。美联储激进加息对遏制通胀效果有限,但对美元指数走势的影响却不小。自今年3月份美联储加息以来,美元指数一路狂飙,目前已经突破108,创下近20年来的新高。

  如今,美元指数飙升正刺激新兴市场国家的风险资金抛售资产加速外流,使新兴市场国家本币贬值,带动进口商品价格上涨,进而导致以美元计价的债务膨胀,引起各种连锁反应。斯里兰卡的境遇已印证了这一过程。7月15日,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呼吁新兴市场国家在考虑资本管制和外汇干预时,要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磋商。这番表态,让经历过亚洲金融危机和国际金融危机的人们,多少又嗅到一丝熟悉的血腥味道。

文章评论